English

ACME

匠心独具、大道至简——专访灯光设计大师 刘阳老师

2017年10月28日,长沙市第九届运动会(以下简称 九运会)在贺龙体育场拉开了帷幕。这是一场属于全民的体育盛会,它刻下了城市步履的铿锵足迹。开幕式以“快乐运动 圆梦星城”为主题,融合音乐、表演、舞蹈等诸多艺术表现元素,由《寻梦星空》、《人文之光》、《快乐逐梦》、《共享幸福》、《圆梦星城》5个篇章组成,演绎出长沙人民“心忧天下、敢为人先”的时代精神和“更快、更高、更强”的奥林匹克体育精神。

九运会的开幕式演出有什么亮点?有怎样的技术支撑?带着这些问题,小编带您一同走进与灯光设计师刘阳老师的对话,一起探讨九运会灯光的技术奥秘。

A=ACME

L=刘阳老师

A:作为业内知名的灯光师,当初是怎样与灯光结缘的?

L:80年代末90年代初,当时中国并没有什么大型演出,后来百名歌星演唱会《让世界充满爱》在北京演出后,才开始有更多的港台演出进入大陆。我是1987年入行的,当时跟着崔健全国巡演开始接触灯光这个行业。90年毅然选择了去日本学习戏剧灯光,回国后继续深造。94年报考了中戏,毕业以后有幸分配到了文化部,负责国内大型演唱会的灯光设计,之后从文化部调到了民族歌舞团。反反复复,30年里,我与灯光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A:能否和我们谈一谈九运会的灯光构思?

L:从灯光设计师的角度,主要有三点:求新、求意、求变。纵观近20年国内体育场的文艺演出设计全是采用染色灯、图案灯、追光灯、LED灯等多种灯型来完成。中国文艺演出百花齐放,如果没有自己的想法,就没有什么新意。这次九运会的经费比较紧张,如何在现有的条件下把这次演出做好,而能否只通过同一款灯具来完成一场演出,我寻思了好长时间。最后我决定纯粹用近千台 ACME XP-20R BSW 三合一电脑灯来完成我的设计,这也是一个大胆的尝试。ACME XP-20R BSW 的性能很好,无论是它的图案、染色还是光束都能满足这样的演出需求。这次演出完成了我的一个设计梦,是近20年国内体育场演出的一个突破。

A:灯光设计师是借助灯光来创造色彩魅力的艺术家,灯具作为灯光师将创意构想具现化的工具,您最看重哪些品质?

L:要根据不同的作品而定,比如戏剧或者音乐剧设计,我会选择相应的灯具。我最早接触 ACME XP-20R BSW 这款灯具是在洛阳牡丹节,使用过一次后,我觉得它的稳定性、亮度都非常适合大型的室外演出、演唱会,而且 XP-20R BSW 重量轻、灯体很小、安装起来很方便,这些都是演出中非常重要的技术保障,所以这次九运会我选用了 ACMEXP-20R BSW

A:舞美艺术中,灯光非常重要,而光源对灯光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,XP-20R BSW 选择的是飞利浦铂金光源20R。刘老师,您觉得这款470W的光源有哪些优点和特点?

L:本届九运会的规格很高,导演要求很严格,所以从灯光设计师的角度来说,对灯具的要求也非常高,必须要保证每台灯的亮度、色温。飞利浦的20R灯泡是一颗非常亮的灯泡,可以提供强劲的光输出,非常锐利。色温达到8000K,使得灯光在演出中更突出、更鲜明、更犀利,为这次演出带来了我想要的效果。

A: 您对未来飞利浦舞台光源的发展有什么建议与期待?

L:求新、求意、求变,这三个原则对于灯光设计师来说很重要,我相信这对于厂家来说也是相通的。作为生产型厂家,不仅要有自己的研发实力,也要跟上时代的步伐,随时对产品进行更新迭代。

A:您认为一个灯光设计师完成一台好的演出需要具备哪些要素?

L:一个设计师并不是一个能人,好的设计师背后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团队,而这个团队后面还要有一个完整的体系。我与我身后的团队北京永盛嘉华合作多年,而支撑北京永盛嘉华这个团队的则是 ACME 这样具有研发实力的厂家,做技术保障,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,很多事情也做不成。

A:您对所有的灯光从业者有哪些期望和建议? 

L:灯光行业非常辛苦,熬夜通宵是家常便饭,因此锻炼身体对于每个灯光从业者来说都非常重要。好的身体,才有好的心情,好的心情,才有好的作品,所以灯光从业人员能有机会,多去锻炼身体。

我以前的老师曾经告诉我,要做好灯光设计一定要懂绘画,这样对作品的理解、对色彩的运用才能提升。现在的年轻灯光师要在绘画、音乐等基本功方面多下些功夫;多阅读,提高文化底蕴;多观摩国内外大师们的作品,多实践、多积累经验。由于中西方文化的差异,西方的设计整体性配合特别好,这方面也需要我们多学习。

灯光行业的发展前景很广,机会很多,但机遇往往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灯光从业者要多提升自己的修养,时刻做好准备。现在灯光设计行业年轻人才辈出,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就能给大家带来很多精品。

A:从业近30年的时间里,是什么原因一直支撑您走到现在?

L:首先是我骨子里就喜欢灯光,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观众对作品的认可,每次演出后获得的掌声,都是给我最大的鼓励。我记得曾经在日本学习的时候,因为日本的设计师和中国的相比,没有那么多演出机会。有一位设计师和我说,我们一辈子可能最多只做100台戏,所以要珍惜每一台戏,因为如果这台戏没有做好,我们就少了一次机会,这让我至今都非常深刻。因此我非常珍惜每一次机会,尽量多付出自己的心血,用心“打磨”每一件作品,希望能给观众带来好的灯光变化、好的作品。

A:最后,还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表达的?

L:我很感谢我的恩师,在戏剧学院学习的几年中,冯老师和穆老师教导我说,当你了解作品的深层涵义,做出来的设计就会不一样,好的作品一定是用心去做的。他们的话也一直伴随着我的整个从业生涯。


特别鸣谢

刘阳老师 接受我们的采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