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

ACME

对话|《经典咏流传》灯光设计 庄福民老师

“我家洗砚池头树,朵朵花开淡墨痕。不要人夸好颜色,只留清气在乾坤。”世上本没有墨梅这种植物,王冕通过画出这样一个世间不存在的梅花来展现中国风骨和气魄。至此,《墨梅》成为了经久传颂的经典,其中也影响了谭维维。

从十几年前读音乐学院的时候,谭维维就经常跟着老师去采风,对不同的文化更加深入体验,希望融合于音乐之中。她的音乐也一直想将民族音乐与流行音乐结合起来,展现自己的音乐态度。在《经典咏流传》上,谭维维以中国腔调吟唱出《墨梅》,大气磅礴地演绎出何为“风骨”,这时候谭维维是“墨梅”,“墨梅”也是谭维维,他们是一体的。为了演绎出《墨梅》,谭维维用了20年去沉淀。这就是《经典咏流传》的魅力!

开播前的探班

《经典咏流传》在大年初一至初三连播三集,在新年期间获得了不少的话题。无论是谭维维的《墨梅》、王俊凯的《明日歌》、王力宏的《三字经》,还是刷爆朋友圈的《苔》,都让观众给予了这档节目极高的赞誉。

自《朗读者》取得巨大成功之后,央视很早就在筹备《经典咏流传》这个节目,足足筹备了一年有多,但是迟迟没有进厂录制,中间遇到非常多的难题,例如如何挑选作品、怎么配乐、由什么歌手来演绎等,这些问题一直持续到现场录制。可以说,《经典咏流传》属于“慢工出细活”的节目。

我进厂探班时,节目已经录制完3期,第4期节目录制已经搬到了大厂影视基地。节目组对幕后团队也相当重视,邀请了金少刚担任音响顾问,李勇军、沈齐担任音响设计,庄福民担任灯光总设计。

本来探班前,我已经与庄老师约好采访时间,但因为录制时间延后,采访时间一变再变。与庄老师碰面之后,他也解释了几种可能:“因为《经典咏流传》这个节目跟其他节目有点不太一样,这个节目是一个文化类节目,他要从这么多的诗词歌赋里面挑选出精华,这是其中的一大难点;作品确定好了,究竟邀请哪些歌手和嘉宾进行演绎,一般的流行歌手是否可以演绎出这些中国传统文化出来,这也是一大难点。所以这个节目在录制的过程中,一直在挑选作品,一直在进行音乐的创作,一直在进行歌手的邀请,只要其中有某个环节没有完成,都可能影响节目的录制,这就是节目组的一个考虑吧!”

同样因为前期的筹备时间比较长,最后的录制时间确定之后,幕后技术团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进行准备,而每期节目的录制基本都是在每个作品录制前才收到demo(样本),所以灯光师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(有时候甚至更少)的时间里去设计适合这个作品的灯光效果。

“天圆地方”的舞美设计

《经典咏流传》有强大的幕后团队,在每个细节上都精益求精。

走进演播室现场,整个演播室就像一个“穹顶”,原来这个设计是要呈现“天圆地方”的舞美概念,与“破局立新”的文化概念不谋而合。不说不知道,就在这个“穹顶”的周围就遍布了近千只灯具,其中 ACME XP-16R BSW II 就使用了209只,其他如 XP-20R BSW 35只、XP-1000SZ T 63只、XP-1000SZ F 46只、CM-350Z II 115只、CM-600Z II 67只、MP-400Z IP 16只。那么它们是怎么隐藏起来的呢?

“你别看上千只灯具好像很多,但它们基本上不会同时使用,舞台有很多不同的装置,不需要使用到它们的时候就会隐藏起来,需要它们的时候就会呈现它们该有的效果。”庄老师向我详细地介绍了灯具的分布,“这些灯具主要分布在几个地方,穹顶上、舞台后方、舞台两侧、穹顶内部以及其他不同的地方,主要是主持人和歌手出场、歌手演绎和乐队表演等几个重要环节的打光。”

灯光设计 庄福民老师

庄老师做过很多不同的综艺节目,他一直非常强调画面的干净,所谓的“干净”就是画面没有任何的杂质,不能脏。“电视节目跟演唱会的灯光师有很大的不同。演唱会的灯光设计更多是配合现场的演唱,是给现场观众看的,主要是做气氛;而电视节目是录制给电视观众看的,你最终播出来的画面好不好看,就要看摄像机录制时画面好不好看,所以电视节目主要是为摄像机服务的。”

《经典咏流传》把音乐节目的创新和文化节目的创新巧妙结合在一起,这样创新的形态在网络上能够引起年轻人追捧;节目在新视听、新故事和新知识上都做到了突破,通过不同文化形式和不同传媒形式的结合,让古老的诗词焕发出了崭新的生命力。这也是《苔》之所以能在网络上爆红的原因。

我认为以“墨梅”来代表《经典咏流传》的态度再合适不过了,它的“清气”在于文化底蕴十分深厚,每一首歌和每一首诗的背后都有一段人生,都与亘古绵延的文化传统相连接,这是它在众多电视节目中独树一帜的理由。

《经典咏流传》每个元素的调动和运用都有含义,一个是人物、故事、思想、情感浑然一体;一个是诗、歌、舞、乐、声、光、电等各种视听元素运用得非常协调。这让不同文化程度的人可以依据自己文化的基础去畅想、去体会、去感受,这就是它所谓的“乾坤”。

使用产品列表